打边炉先生

【安雷】《国王》(一)r18

        
【囚禁梗!黑安!避雷注意!】
【食用说明√】
     
私设:现代paro
           双黑手党设定
       
by:颜二二
       
严重ooc
    
———————————————————
  
被蒙住的双眼和黑夜中能看到的相差无几。
  
不过都是眼前一黑。
  
雷狮挣扎地扭动着手腕,试探着打开锁住自己手腕的东西——手铐,手指寸寸抚摸过拷环,是双重锁的三链手铐,动不了卡榫,看来强行解开手铐不太明智。
   
他暗骂一声,转而把注意力分散在周围的环境中。除了斜上方散发出来的单一白光,没有其他光源,若不是没有窗户就是窗户被封死,没有窗户的话,他现在理应被困在地下室里,但是地下室的温度又不可能太低,他记得前两天还是三伏天。
   
雷狮深吸两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房间中安静得连衣料之间摩擦的声音都可以被听见,忽然,雷狮耳尖一动,是空调扇叶左右移动的声响,但是很轻微,估计距离自己有七十英尺左右。
   
但是如果温度要这么低的话,空调可能开了很久。
  
或许是自己昏睡了很久。无论是哪种情况,雷狮都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非常不好,更何况他还受着伤。
  
雷狮仔细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脑海里快速闪过几个人的影像,思索着到底是谁会把自己锁在这里,可是到最后还没能够明确对方的身份,他不自觉的感到有些冷,蜷了蜷自己的腿,蹭了蹭还带有温度的肌肤。
   
猛然间,雷狮想到什么,整个人的毛都要竖了起来——他之所以觉得冷,固然有空调低温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因为身体给自己的带来的假象所欺骗,他似乎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上衣和一条内裤。
   
他歪头在自己被提起的手臂上蹭了蹭,相对坚硬的立领,是一件衬衫。
   
倏然,可怖和羞耻的感觉混在一起布满了雷狮身上每一个毛孔。
   
“……为什么?”他哆哆嗦嗦的问,没有人来回答他,更像是在问自己。
   
他忽然想到自己可能会死在这里,他不甘心。他把身体的热量交给干燥冷漠的空气,把自己的生命置于与死神赌博的桌上。
   
他穿梭在各大赌场的时间已经很久,一步一步走来,周转在商界巨鳄、卧底警察、寻仇对家之间,赌钱已经是小事,他赌过自己一只手,他赌过一颗子弹,他甚至还赌过自己的项上人头。
   
幸得幸运女神的每一次眷顾和香吻,凭借一点点运气、技术和乱真的演技,雷狮一次都没输过。
   
叱咤风云我任意闯,万众仰望,张狂得像一匹野狼。
   
犹记第一次手底下的赌场被砸,手下不少人或死或伤,雷狮强压下心中的焦急,手上一把灰熊MkV,扭扭脖子活动活动筋骨,面无惧色地一个人从电梯下来,镇定自若地和那浑身是血的人对峙。
   
这匹野狼第一次遇到不要命的疯子,没占着上风,肩膀上挨了半瓶啤酒瓶碎渣子和两发子弹,没有伤及要害但是脸上逐渐失去血色,痛感四面八方的袭来。
   
他那时候太弱了,不用一群人,一个人都可以让他狼狈,连吃了两个子弹让唯一的西装带上了难以清洗的血渍,要不是给了那人四枪,他可能就要死在那一天,那人后来也没被雷狮杀死,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冰冷地笑着说:“雷狮,你会有报应的。”然后饮弹自尽。
   
死之后还带着冰冷的笑,就像他得逞了一样。雷狮回想起来。
   
冰凉的地板肆意地掠夺着他身上的温度,让他陷入沉默。
   
这就是所谓的报应了吧,雷狮心想,记忆中赌场里的荷官手底下的骰宝是庄家永远处于有利地位的赌博游戏,在他脑海中快速转动,掉出来的骰子直接判处了雷狮死刑。
   
闲家胜。
    
突然响起的电子按键的声音让人无法忽略,有人推开门踏着寒气一步步走向了雷狮,虽然雷狮被剥夺了视力,但是他能敏感地感知到那人身上的热气、酒气和雨的味道。不出所料,那人脚步声里混有雨水顺着西装裤落在地上的声音。
    
那人凑近了雷狮,遮住了光,身形在雷狮的位置投下一片阴影,吞咽唾液的声音清晰入耳。雷狮看着蒙眼黑布上被那人挡住的影,估摸着那人的体型身高——健壮较高。他冷哼了一声,抬头向着那人的方向,不仅有酒味,还有紊乱的呼吸声,雷狮闭上眼,凭借着味道感知着男人的大概位置。
    
那人忽然蹲了下来,雨水的味道也一起扑向雷狮。雷狮见他没有后续动作,猛然抬脚,快速奋力向男人用力一踢,脚劲很大却不料那人早有防备一只手就轻易握住雷狮的脚踝,手中的力道渐渐加重,好像要掐断雷狮的脚踝,揉碎他的骨头。
   
在雷狮出第二招之前,男人先动了手。制住了雷狮,往他肩上用力一锤,带来的冲力让雷狮撞向了身后的墙,擦伤他还绑着绷带的伤口,渗了血出来,雷狮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愤恨地看着男人,高抬的下巴带有惊人的高傲和气势。
   
男人眯着眼笑了。
   
僵持不下的空气骤然变冷,就像是两只野兽厮杀之前的平静,那人的手指忽然抚上了雷狮的眉心,雷狮的瞳孔一缩,愣住了。手指没有就在眉心轻易停下,细细摩挲之后又流连在他的脸上,最后停留在雷狮薄薄的双唇上。
    
嘴唇上好像被羽毛轻轻搔过,把指尖的温度转递到有点微凉的嘴唇。
   
雷狮心里觉得恶心,刚要张嘴去咬那人,咬下一块肉也好。脑海中忽然有光一闪,他想起了精神医生对他说过的一段话:
   
“你想忘记没有那么容易,当你想要忘记的时候,不论多么刻意,你的身体、你的潜意识还是无法被抹去痕迹,一旦…记忆就像潮水一样翻涌而来……淹没你。”
   
他明明是已经忘记了的,已经忘记了的。那段尘封多年的感情,他刻意忘记的东西,就一个轻轻的触碰就让他卷入痛苦的回忆当中。
   
是你吗,“…安迷修?”
  
那人呼吸一窒,捧着雷狮有些颤抖的脸,落下如狂风骤雨般的吻。和温柔的触摸不同,嘴下的吻残暴得让人害怕,长驱直入的吻好像要把一切统统抛弃,让这世界只剩下了这个吻,忽略雷狮回过神的狠咬,一刻不停混着血的腥味深情的吻着他,没有丝毫的缠绵,有的只是猛兽间的撕咬。
  

  

  
车↓
   
【♡】
  
身体很快就适应了,周遭的声响像是计程车里的收音广播,飘得很远很远,远到好像自己要脱离这个世界,却又被猛烈的冲撞给夺回现实。
   
心理和生理不同,雷狮没有感到一丝快感,躯体的兴奋不过是对他的嘲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剜开血淋淋的心,疼痛像是埋在他神经纤维里的毒蛇,一口口蚕食着他。
  
一个念头渐渐浮出水面,连雷狮自己都在心里彻底地嘲笑着自己。
   
他还爱着安迷修。
   
多么可憎,可悲又可恨。
  
【Tbc】
    
———————————————————
    
想要评论√【我这个过气写手qwq

居然写了蒙眼play不可思议【望天

全章只有三句话的安哥好高冷帅啊【粉丝滤镜♡

 
评论(63)
热度(556)
『不虛此行.💎』





如你所见,一个喜欢打边炉的奇怪人。

襄王有梦,
神女无心。
© 打边炉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